《爸爸媽媽靠邊站》

 

 都市才女想嫁學歷不高的部落青年,

 

槍上膛、箭在弦的搶親大戰一觸即發………

 

故事是這樣的啦……

 

有這麼一個地方,沒自來水、沒電、沒交通工具。人們與天地走獸鳥禽為伍,物質生活奇差,醫療用具落後。沒文字、沒競爭、沒任何壓力也沒人管理,生死有命,豁達開朗。他們是卡卡族的一小部分,拒絕文明入侵。

 

另一個家庭豐衣足食住豪宅,是文明金字塔頂端的精英。家父長高傲虛偽、享盡科技、金錢豪奢反倒譏諷文明的價值只不過是快速複製最毒的脊椎動物。他自持為官宦之後、書香世家而目空一切。能打敗他的只有他的女兒。

 

很不幸,偏偏女兒所愛非人。「我希望女兒結交的是一個高學歷、能賺很多錢、有前途、有遠景的帥哥。」這是都市媽媽的期盼。「絕不准許她和落後、無知、無望的卡卡族青年廝混!」做父親的更是火冒八丈。

 

然而卡卡族的父母也有不同的思維。「我們希望的媳婦是她家要有一座小山、有豬群、有魚池,能自給自足。」這是卡卡媽媽的希望,在女尊男卑的原住民部族裡,這樣想很正常。「要胸大屁股大,能生許多小孩。個性堅強,吃苦耐勞,忍饑耐寒,能成一家之主。」卡卡族的頭目看重的是族人興旺,生愈多愈好。

 

在意識上雙方也有很大的歧異!「文明如果是向你們低聲下氣,不必了!我們也有我們野蠻的驕傲。」卡卡頭目很堅持。「野蠻的驕傲?電影看太多了吧!砍殺異族人頭、挑起人性本惡、追加仇恨因素,這些不能叫驕傲,單單只是野蠻而已。」政論名嘴的爸爸立刻反擊。

 

「卡紙來魯!賣吼以早!」卡卡族接待文明人的第一句話就引起反感。什麼叫「凱子來了!」、「還不讓我走?」,以為我不會台語?「卡紙來魯!賣吼以早!」的發音,是卡卡族歡迎光臨的意思,沒有惡意。「門不當戶不對,怎能匹配?請精準翻譯給你們長老聽。」文縐縐的語言逼使卡卡族嚮導兩手一攤,「匹配」、「精準」,我嘛聽沒有。雞同鴨講,話言也是格格不入。

 

故事一開始是卡卡族頭目之子,帶領族人進入他們全然陌生的世界,以彎刀、長矛和弓箭揮舞而編織的戰舞來搶親。即使面對的是警方鎮暴隊伍也毫無懼色。是什麼了不起的愛情故事讓人發狂?沒有!只是最原始的你情我願,不帶任何對比條件。

 

半年前,功成大學藝術系最傑出的一群畢業生,出發至他們以為落後的卡卡族部落當志工。企圖將代表文明智慧的語言、文字、音樂、歌舞和科技電腦等等資訊傳授給他們。

 

剛開始這群志工隊似乎佔盡上風,展現了文明的優越。但在一次攀爬卡卡族祖靈聖山時,遇到山難,所有的優勢瞬間歸零。鈔票成廢紙只能當引火工具,文明的優越在荒山野地派不上用場,無法禦寒、覓食。智慧型手機收不到訊號、衛星電話沒電、有人便祕、有人皮膚過敏、還有人受傷,外加蚊蟲侵擾、大雨不息、洪流阻斷歸路……,如果不是一位卡卡族的年輕嚮導,這些人只有等待橫屍山林。

 

都市來的千金小姐幾曾受過如此折騰?從幼稚園開始就生活在父母保護傘之下,面對的是一連串的挫折與打擊。無論在何處、何時均無謀生的企圖與能力。快樂人生只是形容詞。月亮、大餅永遠高高掛,紅蘿蔔就在眼前一尺搖盪。愛情、婚姻、事業、家庭、責任、榮譽全長一個樣,一缸混泥漿,千年共浴成圖章。

 

經過山難的洗禮與反思,女主角最先不想成驢蛋,她愛上那個嚮導。原來世界上有這麼與世無爭的家庭,歌舞是渾然天成,不是唱給別人聽。食物鏈只取必需,日出而作日入而息,那需燈火通明。交往率直、言語單純、肢體傳情、不見妒、恨與猜疑。愛情其實很簡單,你情我願那怕生命短暫。文明的婚姻,老實說,拖著賴活居多,就像她的父母。為什麼?不外就是忘了快樂生活的本質在那裡?如果能把物和欲的需求降到最低,就像卡卡族人,那春夏秋冬天天都是好時節。

 

你家兒子除身強體壯之外半文盲而已。我家女兒名門之後,才藝雙全,巨大的反差如何能匹配?女方家父長,以極其羞辱的態度,上山論理,誓死反對。在上山的過程中,都市的父母受盡前所未有的折磨。過度的優越感反讓他們受到報復式的惡整,全是自找的活該。

 

你家女兒細皮白肉,前胸貼後背,屁股小到沒有形,能生很多小孩唄?我們才不想迎娶。但是我們尊重兒子的抉擇,只要兒子決定,我們同樣誓死當後盾。文明人侵門踏戶自以為是,我兒可是卡卡族未來的頭目。我們的生活是與天地合一,不是破壞自然生態。

 

誰優誰劣顯而易見。

 

「所以……,還是我女兒配不上你家兒子囉?」

「是我兒子養不起你家女兒的物慾世界。」

「我女兒已有男朋友,他叫陳膺仁,正牌大學準博士!錢途一片大好。」

「我兒子也有對象,她叫拉奴拉娃,吃苦、耐操、爽朗、自信、樂觀。」

「所以我們目標都一致。」

「對!全力阻止他們交往。」

 

天下父母心其實是一樣的,都會從自己的觀點去認定子女該走那條路。既然雙方目標一致──拆散他們,那就合演一齣戲,一齣苦肉計、離間計……。

 

「我們在公開場合故意先大吵大鬧,讓他們知道父母的不爽,再造謠生事

「甚至大打出手,讓他們知難而退!」

「我還可以搬出失敗的教訓。我弟弟娶個文明老婆,三天兩頭有人來鬧,不到一個月離婚了事。哈!」

「那到底誰是誰非?文明與野蠻的不相容誰野蠻?誰文明?這些都必需要講清楚。」

「還有誰打誰?也要排練一下。」

 

相互虐待的武戲、外加女方流氓親戚干預及男方長老們的恐嚇……,王子與公主就算能成婚,是否幸福、快樂,也肯定是更多串的問號。

 

有個卡卡族局外人說的最好:

 

「保有自己的文化,大家都有儘量在做的啦!但是這個世界這麼小,交流、學習、通婚是擋不住的啦!何不你我喝酒哈拉哈拉?你們不是說,兒孫自有兒孫福!最好的方式就是爸爸媽媽靠邊站,愛情萬萬歲啦!乾杯~!」